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尚一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
社区广播台

查看: 2317|回复: 1

《谭杰散文》自序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发表于 2020-3-9 16:14:0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《谭杰散文》自序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我姓谭,名杰,学名谭杰,网名墨水、无名渔夫,理工男,银行职员,今年五十六。从来没有想过要从文,从来没有想过要出书,现在我出了这本书,我自己都不敢相信,这是真的,就不要说别人了。但不管怎样,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,我很高兴!
上中学时,我爱上了朗读,语文课本上的白话文、文言文、诗、词、赋,我都背得烂熟。可不知为什么?我的语文成绩在我的所有学科中,是最差的,每次高考都要拖我的后腿,叫我的名字老是落在孙山之后。也不知为什么?这爱朗读的习惯一直持续至今,几十年如一日,我现在能拿笔写散文,全都是朗读的结果。
参加工作后,有一次到同学黄光燕家里玩,见得一本朱自清《荷塘月色》散文集,便求得,因为,朱自清的散文是我的最爱。从此,这本书就陪着我,一有时间便拿出来读,朗读,偶尔也会抄一抄,加深印象。很长一段时间,我的业余生活便是读散文,抄散文,一遍一遍又一遍。当然,这只是一种纯粹的爱好,没有要写作的因素。大师的文章太好了,望尘莫及,我不敢拿笔。直到2018年,四十五岁生日那天,我坐卧不安,莫明其妙地烦躁起来,烦得我有想死的念头。我一个人在沅江边散步,看到孤峰塔远远地注视着我,看到沅江水缓缓东去,我从内心里感叹:“曾经的梦,还是梦,如今的我,怕是连梦也不梦了;人生短暂,往事如烟,到如今,两手空空,两手空空!”后来我才明白,这烦躁全是因为我来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,我要决策:究竟走哪一条路?我冷静地想了想:该吃的吃了,该穿的穿了,该玩的玩了,什么都不缺,我不该烦躁呀!想了很久,我知道了,我之所以烦躁,那是因为我从前有一个梦,可现在看来,这个梦越来越远,可以说是遥遥无期,毫无希望,我是为此而烦躁!我想,我还有时间,我应该努力圆这个梦。从这一天起,我便有了一个念头:我要写散文!从来没有拿笔的我,当天写了一篇日记,意在告诉我自己:从前的一切都已过去,私心杂念全要排除,而今的我得另样活着,我要从文,我要从事散文创作;成功也罢,失败也罢,这条路我要一直走下去。
我知道,写散文谈何容易!这不是搬砖,不是拖板车,不是一鼓作气的事,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,我有长期“作战”的心理准备。我计划着:十年时间,写一百篇散文,出一本散文集,好让自己死后有一个枕头的东西。可待我真正动起手来,又如小犬咬月,不知所措,我应该从哪儿下手呢?原先常到歌厅里唱歌,总觉得有些歌词写得很好,入了我心,如:只要你过得比我好,过得比我好,什么事情都难不倒,一直到老。我便开始抄歌词,想从歌词里学到点什么。我前前后后抄了上百首,后来发现:歌词这东西,有着极强的表现力,但没有根,如水上的浮萍,飘来飘去,对于我提高文化素养,没有多大的帮助,于是,我转向读《红楼梦》。在这之前,我读《红楼梦》已有五次,有点心得。第一次读《红楼梦》,觉得林黛玉心眼太细,过于敏感,不是个好主,讨厌。第二次读《红楼梦》,觉得林黛玉不但不讨厌,还有点可爱。第三次读《红楼梦》,觉得林黛玉很美,是美的化身。于是,我花了一整年的时间,认认真真地读《红楼梦》两次,还把《红楼梦》从头至尾抄了一遍。这样做了,我还是觉得收获不大,这是学写小说的人要做的事情。有一次,我听了国家图书馆馆长的讲话,他说:“读书,读经典,读名篇,反复读,才有收获。”我便选了三百首唐诗,四百首宋词,一百篇散文大师的经典名篇,当作我学习的课本,进行研读。我把课本输入电脑,打印成册,随身携带,随时阅读。每一首诗,每一首词,每一篇散文,我都反复地读,反复地抄,反复地想,耐心耐烦不知多少遍。在这些日子里,我将其它的一切全都抛在脑后,心中只有散文。就这样学习了十年,我小有收获。
我原先计划,前五年不写一字,把基础打好。但在学习的过程中,有时确实有话要说,这便有了我的处女作《怀化印象》,文章在《金融艺苑》专栏发表。编辑黄琮给我发来邮件,说,“文章可读,欢迎投稿”。这句话,对我来说是一个极大的鼓舞。她是编辑,我们素不相识,她的话,我信。我的同事汪纯大哥看到文章后,径直走到我跟前,用手指着我,说,“你可以写散文!”我受宠若惊。后来又有了《会人溪》,同事李峰看了,对我说,“以前看你的文章,模仿的成份多,这次看了你写的《会人溪》,耳目一新,你有了自己的风格—朴实无华。你若投稿,我敢说,全国无论哪家杂志都会采用!”我信心倍增。老实说,我读散文,写散文,不敢奢望别人认同,更不敢奢望发表,我是一个半路出家的业余写家,我知道自己肚里有几滴墨水,我这样做,完全是服从于我内心的需要。但文章写成后,受到好评,我自然高兴。我将《会人溪》向《散文时代》投稿。我当时还不会在电脑上发邮件,是女儿谭琳帮我操作的。女儿说:“爸爸,你第一次投稿,应附上简历。”我说:“不用,如果我的文章被采用,编辑部会向我索取的。”果然,第二天晚上,《散文时代》的执行主编陈章善老师,从夏门打来电话,说:“谭先生,你好!你的文章我们准备采用,请把你的简历发过来。”接到这个电话,我惊呆了,大大的出乎我意料。我没想到,我写的散文能在专业杂志上发表,这对我来说,是一个里程碑,它告诉我,我能写散文,这时的我才有了一点点自信。后来,我又在《散文时代》上发表了十多篇,陈章善老师还给我起了个笔名—墨水,我很喜欢。
自从2013年,我在《散文时代》发表第一篇文章后,便迎来了我的创作高潮,一个话题没写完,便有了下一个,老是有写的。我把我的所想所思写了下来,还写了几十篇游记,全都是描写家乡的风貌,这也算是我为家乡做的一点点事情。
这么多的日子,我按照计划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,其中的辛酸,难以言表。从当初决意要写散文,到如今已有十年了,十年间,我写了一百三十多篇散文。我不能说我写的散文对得起观众,我只能说我写的散文对得起我自己,十年磨一剑,我实现了我的人生中最大的梦,我心安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2019年7月1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