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尚一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
社区广播台

查看: 2175|回复: 1

池莉和方方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发表于 2020-3-3 13:54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本帖最后由 刀哥 于 2020-3-3 13:56 编辑

池莉和方方

    都说近30年的武汉,是由两个人记录的,这两个人就是池莉和方方。两人有太多的相同之处:女作家,出生在50年代,在武汉成长,出身优渥,人生都有被一段底层生活改写的经历,“汉派小说”、“新写实主义”作家代表,作品大部分都和武汉的地域文化和市井民风有关,在体制内享有较高的领导干部待遇。
    第一次读池莉是在花岩溪,小张同学花巨资订阅了《中篇小说选刊》,在当年那是个很牛的刊物,能在那上面发表作品的现在都成了大家,贾平凹、张贤亮、丛维熙……
    刊物有一期刊登了池莉的《烦恼人生》,武汉的公交、轮渡、工厂,主人公的粉红夹竹桃和初恋,领导和同事复杂的关系,还有知道了只有一个字的诗《生活》——网,所有的一切紧促而密集地呈现,看得有点怀疑人生:不知道自己今后落脚何处,不知道自己又会遇到什么样的人和事。
      后来刊物还刊登了池莉的作品,粗略看过后也记得不怎么仔细了,再后来彻底告别书本,偶尔在有些影视作品上看到池莉的名字。
      至于方方,我基本没读过,因为疫情,她写的封城日记在网上火了以后关注了她的微博,认真读了她最近的文章,却感觉她与池莉有太多的不同。


    (池莉:第28天隔离了,这个时刻)
    侧面楼栋一户人家的窗前,一位老人,打开玻璃窗,对着户外颤抖哀号:“某时候才是个头哇——某时候才是个头哇——”我听见了。我立刻冲到窗前,打开我家窗户,寻求老人目光,向他摆手摇手,“喂——爹爹”我使出最温和安详的嗓音,与他打招呼。由于角度关系,我无法判断他是否看见了我。我就努力持续着,持续着,直至他终于朝我这边转过脸。然后老人停止了,关上窗户进屋了。可我还是不放心,赶紧给物业打了紧急求助电话,请他们务必上楼敲门,去查看一下,看看是否孤寡老人?问问是否发生了困难?如果老人有什么需要,只要我们家有。物业也非常尽职,答应马上就去。这一阵忙乎,夜色已黑。
      疫情期间的池莉就像个热心的邻居,严格遵守小区封闭管理规定,第一时间建议促成小区无接触团购,第一时间将家庭储备物资合理处置,在业主群反复告知业主们隔离的必要性,关心和帮助心理失控的老人,她在用行动去体会、去思考,生命有多么宝贵,生命有多么需要保护。


    (方方:1月31日微博)
    现在我虽然不是湖北作家协会主席,但我还是个作家。我非常想提醒一下我的湖北同行,以后你们多半会被要求写颂文颂诗,但请你们在下笔时,思考几秒,你们要歌颂的对象应该是谁。如要谄媚,也请守个度。我虽然人老了,但我批评的气力从来不老。
    不可否认这次疫情初期政府是有一定的失误,但是在党和国家的领导下,通过不断改进工作,通过人民的勇敢和坚强,我们一定会战胜疫情,这难道不值得歌颂吗。念念不忘自己主席身份,警告那些和自己思想不一致的人,把讴歌定性为谄媚,我只能想到一个词——文棍。


    (方方:2月13日财新博客)
而更让我心碎的,是我的医生朋友传来一张图片。这让前些天的悲怆感,再度狠狠袭来。照片上,是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,而他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。不说了。
    “开局一张图,内容全靠编。”这是网上谣民百试不爽的套路,当有人质疑的时候,我不知道方方哪里来和别人打官司的勇气。
看了她的微博,里面多次出现一个神秘人物——我的医生朋友。出了问题,不是我说的,是医生朋友说的,我只是转述,你爱信信。医生朋友是谁,不知道,这是隐私,可能是老王,老张、老李。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疫情这样严重,你还不听医生的话吗。
遇到这样的作家耍流氓,只怪自己没文化,一句卧槽行天下。


    (方方:2月25日微博)
    但我更想说的是:检验一个国家的文明尺度,从来不是看你楼有多高、车有多快,不是看你武器多强大、军队多威武,不是看你科技多发达、艺术多高明,更不是看你开会多豪华、焰火多绚烂,甚至也不看你有多少游客豪放出门买空全世界。检验你的只有一条:就是你对弱势人群的态度。
    这话术是不是很熟悉,N年前龙应台就说过:“不在乎大国崛起,只在乎小民尊严。”龙应台在仇中和TD的环境下生活,说这样的怪腔怪调不奇怪,但是这话从方方嘴里说出来,我怎么也想不明白。
      大国崛起和小民尊严本是一体,没有强大的国家,乱世之民命如蝼蚁,只有国富民强才能更多地关注弱势群体。方方为什么要将国家和弱势群体设置成对立的两端,话里有什么话?她为什么要无视国家在经济、国防、科技、民生取得的伟大成就,无视无数人投身脱贫攻坚战的努力付出,无视许多志愿关爱弱势群体辛勤的付出,让自己站在一个悲天悯人的道德高地,颐指气使。


      疫情就是一面照妖镜,照射出人性的丑恶,只有大潮退去,才知道谁在裸泳。池莉和方方的对比,就能看出巨大的差异,一个带头实干,一个耍嘴皮子。
    还有湖北现任作协主席李修文:“我的心是乱的,现在没法写作。我觉得现在武汉缺乏一种清晰而有力量的声音,在巨大的恐惧和困惑之下,所有的人都在猜疑和苦熬。”国家有难,作为个人,做不了勇敢的逆行者,但是也不应该做瑟瑟发抖的懦夫;作为公众人物、党员干部,做不到加油鼓劲,但是也不应该传播恐慌。
     我非常敬重那些为民鼓与呼的人,但是如果做这些事的人是为了追名图利,甚至是通过抹黑政府、抨击体制从而达到个人的政治目的,那就值得让人警惕了。


     
发表于 2020-3-5 11:16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
湖北作家协会主席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