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尚一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
社区广播台

查看: 2132|回复: 3

照看母亲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8-8-26 09:01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照看母亲
父亲去年死后,我们把母亲的妹妹七姨请来了,专门照顾她。我原本想母亲会更安静,更愉悦地过晚年生活,享享清福。可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的。近一段时间,母亲变得急燥不安,很容易发脾气,令人不解。父亲在时,他俩天天吵嘴,你不让我,我不让你,都斗志昂扬。自然,每次都是父亲占上风,母亲受气。但现在矛失去了盾,矛没有用了,母亲没有了精神。
父亲是90岁死的,母亲今年也83了,都是高寿。今年初,过了年,母亲就没有精神过。她自已也说不清有什么病?不痛,不痒,不烧,就是没力气,什么东西都不想吃。我劝母亲好几次,到医院看看,她不肯。她说,又没病,到医院去干什么!恭敬不如从命,我也没有坚持。我想,80多岁的人了,有点毛病也是正常的。
先前,母亲每天下午要与邻居的老妈子打两个小时的跑胡子,今年很少打,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。再后来,母亲时常发脾气,说些要死要活的狠话,弄得我很烦躁,也有一肚子的气,不知往那里发。有一次,我对母亲说:“生死是上帝管的,他要你死,你想活也活不了;他不要你死,你想死也没有门。”我还说:“七姨也是近70岁的人了,把她请过来照顾你,是你的福气。你天天要死要活的,她怎么想?她心里会很不好受的。”母亲听后,稍稍平静些。母亲是一个懂道理的人,她即便有气,不高兴,也是埋在心里,不轻易说人的。母亲这样子,一定是有重病在身。我又劝母亲到医院看看,她仍坚持不去。我只好找小诊所的医生来看,给她打针,增加能量,消消炎症,或许会好一些。可是,找了几家诊所,医生护士都不来,说是80多岁的人,又没有到医院查明病情,打针风险高。后来,请来了母亲最信任的曾医生来给她看病,她很高兴。
母亲早年住在五强溪社区,与曾医生是邻居,同在一楼。曾医生开了一个诊所,有时要出诊,我爸我妈常帮她看家。那时爸妈有病痛,都是曾医生治的。后来我妈住在紫桥小区来了,就很少与曾医生往来。这回想起她来,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
曾医生来了,给母亲把脉,说:“你脉向没问题,没有生命危险,到医院去查明病因,对症下药,就好得快。”原来曾医生五年前已把诊所转让了,现在家带外孙,不能给母亲开药打针。母亲听了曾医生的话,态度有点转变,说:“那就到医院打两天针,就回来。”
8月4日,大雨。我和二哥谭国把妈请上车,到中医院综合内科。医生一看,建议住院,住在12楼综合内科。进病房,就抽血化验,结果很不好:只有3克血,肌酐841,属尿毒症。医生说,这病必须透析,不透析,只能存活三个月。我们兄弟几个合计了一下,母亲不是癌症,还有救,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到母亲在病痛中死去,便决定给母亲实施透析,不管钱多钱少。
我把医生的话,和我们的想法,都完完全全地告诉了母亲,看她的态度。母亲说得很艺术,那就按你们的想法办。我原以为母亲会拒绝透析,然后我们来劝她,想不到她不加思索地答应了。我才真正意识到:母亲天天喊死,是假的;人活在世上,那有想死的;那些想死的人,都是因为还没有真正站在死神面前。
有七姨和我照看妈,我就要二哥先回去。可化验结果一出来,我就忙不过来了。母亲要从十二楼转到十六楼肾病科。一上去,病房里没有床,不得不下来。再上去,透析室也没有床,又不得不下来。这时间,十六楼的医生问这个,要那个。十二楼的医生问这个,要那个,真的弄不清。等到了透析室,母亲一会儿要喝水,一会儿要吃东西,一会儿要吃药,一会儿要找她的钱包……我一个人,从十二楼到十六楼,从十六楼到十二楼,上上下下跑,少说也有二三十次,跑得我腰酸腿痛,好累的。但我不烦,因为我是在为母亲做事。好在七姨在,晚上不用我管。
母亲在医院住了十三天,三哥谭德负责送中晚餐,我送早餐。白天我照看,晚上七姨照看。每天上午,我在病房里等主治医生向家强来查房,问问病情及当天的治疗方案。如果有透析、输血、照片、CT等事,我就留在医院。没事的时候,我就办其它的事情,如买纸,买水,买手杖,买移步杖,买轮椅,买水果。中午在家吃中饭,休息一小时,再到医院去。有五六天,中午没有休息一分钟。
头三天,母亲很高兴,她的病得到确诊,输血和透析后,精神很好,想吃东西,自己能上厕所。她笑着说:“这狗日的钱好狠!我拉屎拉尿顺当了。”她还对我说:“我如今死了,也心安,你们尽力了。”
到了第四天,母亲又不高兴了。她从医生那里得知,这个病一旦透析,就得终生透析,每周两次,雷打不动,否则,死路一条。她担忧的是,自己不能走路,一切都要人伺候,每周两次,太麻烦了,为此,母亲流下了眼泪。我安慰她说:“你把我们养大,吃了不少的苦,我们养你的老,照顾你是应该,是应尽的孝心,是推都推不掉的事情。”听了我的话,母亲仍然高兴不起来,又开始发脾气了,又开始说些要死要活的话,我听得烦。我也说过母亲好几次,可她不听,我毫无办法。可喜的是,同住的张奶奶,也是尿毒症,比我妈大一岁。她在2015年就患尿毒症,肌酐1000,比我妈更严重。医生的结论是:必须透析,否则,生命只有三个月。张奶奶因看到有人因透析而致瘫,所以,她坚决不透析。三年过去了,她还活着,而且还能自理。这次住院,也是因为尿毒症发了,肌酐1200,她仍然不在乎,仍然坚持不透析。她的想法很简单:我儿孙满堂,没有什么要牵挂的,死了就死了,活了就活了,由它去。
张奶奶听到我母亲天天说要死要活的话,她听不得,就很认真,很严肃地对我母亲说:“我看呀,你是真怕死,我是真不怕死。你儿子伺候你,很不错了,你一点点小事情,就给儿子打电话,一个接一个,你要替你儿子想想,他们有他们的事情,能够不麻烦的,不要麻烦他们,自己担着,就是死了,也是顺水船,有什么要天天喊的……”
张奶奶说得很在理,母亲听得很认真。后来几天,母亲确实没有发脾气了,张奶奶上课有效果,感谢张奶奶!
8月16日,母亲出院了。照顾母亲,我们兄弟几人进行了分工。大哥和三哥负责母亲的日常饮食和紧急情况处理。二哥负责母亲每周六下午的透析。我负责母亲每周三晚上的透析。大家齐心协力,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。
母亲出院有一周了,情况很好,能吃能喝能睡,像换了一个人似的。愿母亲的身体一天天硬朗起来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谭 杰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2018年8月24日            
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8-8-26 09:23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
满满的孝心,浓浓的亲情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8-9-17 17:19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
愿母亲的身体一天天硬朗起来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