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尚一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
社区广播台

查看: 1223|回复: 2

常德的冬天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7-11-26 10:16:3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      
冬天到了,常德的天空像一块灰蒙蒙的布,又像似睡非睡的猫眼,半睁半闭,早已没有先前那么明亮了。地呢,像一个熟睡的婴儿,不哭了,不闹了,安安静静的。
昨天北风使劲地刮着,没有间歇片刻。晚上看书,手指连笔也拿不住,脚趾冷得痛,背上像浇了一瓢水似的,冰冰冷,我就估计有雪下。早上起来,向窗外望去,哦!地上的雪已有半尺深了。
窗外雪花飞舞,像运动场上的健儿,你追我赶;像天真活泼的孩子,在公园里嬉逐;像受惊的羊群,各自奔走;像白絮,像鹅毛,像迷雾,轻飘飘的。
大地一片洁白,白得几乎让人睁不开眼。屋顶上盖着一层厚厚的白棉,树梢上怒放着朵朵“梨花”,地面上铺了软绵绵的白色的绒毯。那本是黑色的柏油马路,绿色的树,黄色的土,都着了装,穿上了雪花姑娘巧手编制的衣裳,格外皎洁素丽。亮晶晶的冰棍参差错落地挂在屋檐下,悬在半空中;雪花散落在地,松松的,软软的,它们相对静默着。
看见孩子们背着书包上学去,我想起了儿时玩雪的情景。
那时候的雪似乎下得早一些,也下得大一些。在洁白的世界里,小伙伴们兴奋地你喊我,我呼他,一大群。打雪仗,堆雪人,滑雪橇。有时正立着,张开双臂,闭上双眼睛,直直地硬硬地仆下去,小心翼翼地爬起来,把自己的身姿印在雪地上。你也仆,我也仆,他也仆,真有点儿“前仆后继”的光景。满地都是人印子;一脸的雪,也不觉得冷。记得有一回堆的雪人,比自己还要高,每天上学放学总要看她几眼,晚上睡觉还惦记着她。天晴了,雪融了,心爱的雪美人不知被谁偷走了,我的心里好不惆怅。还想:明年了,堆一个山似的雪人,再大的太阳也融不了她。
下雪了,不光是孩子们高兴,大人也乐。常听到“下雪好,下雪好,瑞雪兆丰年!”的话。当时还小,不知道“瑞雪兆丰年”是什么意思。母亲说:“下雪了,就能把田里的虫子冻死,来年没有虫灾;雪融了,雪水滋润土地,农民好种田。”我像是忽然明白了许多道理,一夜之间长大了。
这年头不知怎的,常德大雪纷飞的景象不多见。常听人抱怨:“今年春节,没有一点过年的味道,连一场雪都没有下,好大的太阳,像是春天的样子。”我也有同感。一大家,兄弟几个,同处一城,平时各自忙,很少聚。一年中,偶尔吃顿饭,也是因为忙,吃完了也就散了,没有闲功夫坐下来。只有春节,大家都放了假,都放下了手中的活,是个好机会。以前过年,雪花飘飘,北风呼叫,大雪封道,大家都待在家里,围着大圆桌,桌上少不了四五个火锅,还有满桌的菜。你给我上烟,我给你点火;他给我夹菜,我给他敬酒。小孩子,要鱼要肉,要茶要汤,要苹果,要瓜子,大人忙着给。一大家,老老小小,吃着喝着,说着笑着,好惬意。吃完饭,人不走:打牌的打牌,打毛衣的打毛衣,看电视的看电视,各有各的事做,好舒坦。腾腾的热气,醇醇的酒香,可口的饭菜,亲切的话语,充溢着整个屋子,温馨得不得了。可太阳一出来,家里坐不住。这个会同学,那个走亲戚;这个请人吃饭,那个要赴宴,又去忙应酬了,没有闲下来;一年中难得的机会便错过,确实差点“味”。
迎着飘洒的雪,我默默地向沅江边走去。轻轻的柔柔的软软的白白的雪,悠悠地飘落在我的身上,抖也抖不掉,打也打不下,干脆——由她!于是,白玉的桂冠,戴在我的头上;白玉的衣裳,穿在我的身上;白玉的勋章,挂在我的胸前;满身都是雪,我也成了雪人了,只是没有人惦记着。看看沅江,她独自依然,青青青青的,只是消瘦了些。水是雪的母亲,大概是思念母亲的缘故吧,女儿远道而来,母女紧紧相拥,化为一体。
江边不见一个人,不见一只鸟,听不到一丝丝的嘈杂声, 清极静极。近处是雪,远处是雪,中间有条静静的河。天上是雪,地下是雪,中间有个悠悠的我。四顾杳然,一片空茫,无边无界。雪地上走,沙沙沙沙的响,像音乐似的,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空灵美妙。
灰色的天空,白色的大地,绿色的江水,相互守望着,交相辉映着,辉映出一派莽原寥廓的景象。静得好,空得好,明朗素雅得好,我最爱。仿佛到了自由王国,自我自大的意识便无限地扩张开来:纷纷扬扬的雪花,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上上下下地拥着我,护着我,贴着我,追着我;我是这一片天地的主人。那停泊的船,挺立的树,流动的水,漫天漫地的雪花,都是我的,都听我指挥,我要怎样就怎样:我逍遥,我放纵,我漫不经心,我若有所思,若无所思,细细地体味着这白雪世界。我看出了这个世界的骨子——冰;我悟出了这个世界的意态——清;我觉出了这个世界的品质——玉;我察出了这个世界的品性——洁。无人之境,无暇思索,无意感悟:好一个冰清玉洁的自然世界。
静中,思绪清清;空中,视野茫茫;雪中,浮想翩翩。雪花与水同质,水有黄色、白色、绿色,而她只是纯然的一色;白得又是那么的晶莹,那么的剔透,那么的不可描画!雪花原本是住在天宫的,日夜与嫦娥为伴,多好!她却来到人间,不知何故?难道天上也有不如人意的地方?如果这样,那我们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!她悄悄地来了,又悄悄地走了,到明年,她又如期而至。她是干什么来的?她是上帝派来的使者到人间考察的么?她会说真话么?既是上帝的使者,应该是有些神力的,而她为什么那么怕电,怕光,怕火,怕太阳呢?
风,轻轻地吹着;水,静静地流着;雪,欢欢地舞着;我,徐徐地走着。偶尔一回头,看见雪地上清晰地印着的足迹,我惊呆了!良久痴立,一种压抑在心中已久的悲凉与沧桑,袭上心来,默默无语,只想哭!真的,几十年了,我才明白什么是“一步一个脚印”。
我生长的常德,工作在常德,几十年了,人生的旅程,就和这雪地上的脚印一样,记录着生命的轨迹。人生如烟,如雾,如梦,渺渺的,稍纵即逝;人生如水,如沙,如萍,轻轻的,四处流走;人生如云,如尘,如絮,飘飘的,随风吹散;忽上忽下,忽东忽西,忽南忽北。哪有一个明确的方向?哪有一个清晰的路迹?哪有一个可回味,可留恋,可安心的所在呢?人生已半,往事如烟,曾经的梦,还只是梦,如今的我,怕是连梦也不梦了,只留下“百感都随流水去,一身还被浮石束”的感慨。终日的游游摸摸,心中仿佛若有所失。在百无聊赖的苦楚中,在痛定思痛的追悔后,仿佛天宇中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感召,声音洪亮而清晰:“回头是岸”,“立地成佛”,人生苦短,哪容得这样杂乱无章地乱窜?人生,须认定目标,不计得失,不计成败,向前走;不抱怨,不气馁,不停留,尽力做就是了;成功也罢,失败也罢,辉煌也罢,平凡也罢,不后悔。
江边游走,漫无边际。虽有疑惑与感慨,那也只是脑海中荡漾的薄雾,瞬间被风儿吹得烟消云散,一点儿踪迹也没有了。雪花的晶莹洁白,雪花的轻盈体态,雪花的优美舞姿,雪花的忘我醉意,撩拨着我,牵惹着我,震撼着我,我的心身完完全全沉浸于这白雪的世界。赏雪,听雪,嗅雪,抚雪,追雪,与雪共舞的喜悦之情是不可掩的:自然而然地吟诵《沁园春·雪》的词句……自然而然地唱着《北国风光》的歌曲……自然而然地随着那漫天飞舞的雪花摇摆着,嬉逐着,旋转着。我用帽子去接,仰起头用嘴去吸,伸出双手去拥抱,恨不能把雪花据为已有,恨不能耸身一摇,把自己变雪花,在空中飘飘扬扬:一身轻松,无忧无愁;一身洁白,干干净净。
2012年1月6日
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7-12-21 09:14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
拜读佳作,我是吉翁,欢迎指导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