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尚一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
社区广播台

查看: 1102|回复: 1

父爱如山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7-7-11 18:51:2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       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父爱如山
    第一节:引言
   父爱如山,山环水绕;母爱如水,顾盼有情;子女似飘荡在湖面上的一叶小舟,随波逐流,离开父母山,驶向理想的彼岸。
   湖南省境内有一座山,名叫“夸父山”,相传是黄帝时期的先民“夸父追日”、战天斗地:渴饮黄河水、饥餐南岭果,最后还是累死在沅陵县五强溪;身体化作“夸父山”、手杖化作“桃树林”,泽被后世、恩重如山。
   在我家里也有一个“夸父”,他是在供电道路上奔跑、积劳成疾,年仅52岁就患上了“胆囊癌”,如果抢救不及时的话,恐怕早已去见夸父了,他就是我的爸爸--冯仕美。
   湖南省人民医院的16排德国西门子螺旋CT报告、诊断证明,类似于二审法院的终审判决,勿容置疑、铁定如山!
   第一次胆囊切除手术刚做完,总算是在阴阳界里捡来一命:憔悴的面容、输氧管插满鼻洞、六瓶盐水挂满撑杆铁架、白底蓝条格子的病号服,愈看愈像监狱里的囚服;准确地说,父亲在于魔鬼交战,一局惨胜对方,还有第二局、第三局呢?两军对垒,士气占先;亲爱的朋友,你愿意帮助一下吗?响鼓重椎、鼓舞士气!
   父亲呀!你千万不能泄气,你刚强的身躯如今刚过天命之年,家里还有体弱多病的老母亲,需要你来照顾;还有不成气候的儿子,刚到而立之年,等待报答您的大恩大德;还有您钟爱的长孙,到您太公之年的时候,送您一尊闪闪发光、寿比南山的“五岳独尊”!!
   我的泪水模糊了双眼,负罪的心里潮水般地涌来,脑海里的浪花,汹涌澎湃...
   第二节:驱蛇赶鬼
   2002年中秋晚上,妈妈端上来:开心果、红富士、桂花五仁月饼、砀山梨、花旗参炖竹丝鸡、武昌鱼、鲫鱼萝卜丝汤和雪花纯生啤酒,我们三口之家,正准备“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”过个安心的中秋佳节!
   遗憾地是天公不作美,乌云遮住了月亮。突然,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,本来美好的举杯赏月心情,一下子变成了:“雨打芭蕉叶带愁、心同新月向人羞”。
   父亲开导说:“本庭,不要担忧,你看这吸顶灯像不像太阳?盘中的月饼像不像月亮?等下我们共同敬你妈妈两杯酒,她就是我们家十五的月亮,总是反射太阳的光辉,自己却: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!”说完爽朗一笑,驱散了心理的乌云。
   父亲一直是村里的一名低压电工,无官无位、无钱无权,更谈不上编制、硬壳本、非农业、行政级别;平时沉默寡言,特别是架电时,按照线路图安装高压低压、火线零线,直到检测完毕,才敢推闸送电,来不得一丝一毫“马虎从事”,这时,他黝黑的脸庞上,才露出成功的微笑。
   乡村电工这职业,有人说:紧车工、慢钳工、吊儿郎当是电工;也有人说:电霸电霸,人人害怕,稍有不慎,拉下电闸。个别村民认为很吃香:“县官不如现管,谁家不找电工?”,可我从来未看见他吃人一顿酒、拿人一包烟,更不要说红包礼金了,等待他的是危险、毒蛇甚至是“鬼怪”......
我们正举杯敬酒,突然,吸顶灯灭了,屋内一片漆黑。
“停电啦!”村里人跑出来喊道!
   父亲的二手摩托罗拉响个不停,这是老式的“大砖块”,类似于对讲机,村长村民都纷纷打来询问,要求连夜检修,保证中秋团愿。
   这明明是检修验收过关的,县镇两级供电部门,为了两大节日供应,特地动员基层电工提前一个月:一线一表、一家一户、变压注油、隐患排查、合格公示,标签纸上粗大的黑体“合格”二字,贴在了电房变压器上。
   应急灯下:只见父亲连忙拎起电工脚扣背包,腰间勒上牛皮五联工具包,左手抓起两包药粉,塞在背包里,右手拽出一根实心竹竿,扛在肩上,骑上“永久牌”自行车,出发了,留下一股刺鼻的中草药味。
   “我去夸父山配电房检查一下,你们先吃吧!”父亲刚走几米,又回头撂下一句!那个地方很邪,老是出故障。
   母亲担心地说道:“那里山陡路滑,秋夜阴雨,又有毒蛇横过,近来村里人都传说那里有女鬼出现、披头散发、青面獠牙...
   关于毒蛇,柳宗元的《捕蛇者说》:永州之产异蛇:黑质而白章,触草木尽死;已啮人,无御之者...吾祖死于是,吾父死于是!
我爸做电工15年了,荒山野岭、爬杆布线,什么样的毒蛇没见过呢?这个我并不担心;只是担心他如何对付“鬼怪”?
   还有最担心他是否带上“利胆排石片”和“APC阿司匹林”:老爸患胆囊炎多年,外出施工经常是在电工包里,带上康师傅方便面、凉开水和这两种药片,肝胆部位疼痛难忍,就服2片再坚持。难道那两包中草药是为了......
   “妈!我去助老爸一臂之力!”我思忖了一会,坚定地说。
   “不行呀孩子!你才12岁,你是我家一根独苗,万一...”母亲坚决不肯。
   “我带上大黄狗和强光手电,跟着爸爸走,不会有事的!”
   妈妈看着我是强壮的顽皮的男孩子,也就勉强答应。
   我立马牵着家养的大黄狗,带上三节强光手电,打着黄油布伞跑出门去,直奔夸父山肝胆部位的配电房而去,不到半小时就追上了爸爸;他锁好自行车,带上工具,徒步上山。
   接近半山腰,狭窄的人形走道上,布满野生荆棘,一不小心就会被刺破手脚。
突然,爸爸后退几步,示意让我和黄狗隐蔽不动。顺着灯光看得清楚:前面三米处有三条大蛇迎面而来,一条是昂头半米高、吐着蛇信黑质而白章、眼睛里冒出绿幽幽地蓝光、三角形的蛇头、鼓鼓的毒牙腮腺,迅速地向灯光处扑来;另外两条,一条是菜花麻脸王蛇;一条是五步响尾蛇,分左右两边赶来,边走边吐出红红地分叉蛇信子,一收一缩,令人不寒而栗、胆战心惊!
蠕动在最前面的是扑火蛇,3米多长,擅长扑咬提着灯笼火把的行路人,神经毒从毒牙里注入,只几分钟便没命了;后面两条蛇,咬到人和动物后,血液毒急攻心脏,五步之内,人兽倒地,再也无法挽救了。我赶紧关上电筒按钮,按住狗头,防止扑咬。
   黑影中只见老爸迅速后退,掏出两包药粉,混合后洒在山路上,一股雄黄草药粉的味道,扑鼻而来;过了五分钟,爸爸示意我打开电筒,三条蛇就像白素贞喝了雄黄酒一般,昏昏沉沉地逃向山沟里躲命。
这真是:卤水点豆腐,一物降一物!
   我们用竹竿打草精蛇,又在衣裤上洒些雄黄药粉,保证安全行路,快了快到了,前面不远就是配电房,大约100米,雨下得小了些,干脆收起黄油布伞,方便上山,心里放松下来,毕竟人多势众,还有个猎犬--大黄狗,万一遇到神魔鬼怪,我只要一撒手,那猎犬就一个猛扑,便万事大吉了。犬类动物,嗅觉灵敏,是鬼怪邪祟的天敌;人常说:鬼怕恶人,更怕猎犬;行走夜路,非它莫属!
   “哎呀,有鬼!”我惊叫一声,怔住了!一松手,大黄狗像脱缰的野马,猛扑向前。
   爸爸顺着灯光,也看到了:的确是一个女鬼,身穿白衣孝服、青面獠牙、披头散发、嘴唇血红,一晃就不见了......
   我手握竹竿,以防不测;爸爸拿着电筒寻找目标,很快地到达配电房门口,就是女鬼的出没之地,真的就像山村居民传讲的那样阴森恐怖。
大黄狗追不到目标,对这山沟狂吠不止。门口有一只带血的鸡腿,这狗溴了几下,转来转去,想吃又不敢吃,等待主人命令。
   老爸一脚踢飞鸡腿,生怕有氰化钾、砒霜、毒鼠强、复乙酰胺等毒狗之药;
又照射砖瓦墙角周围,打开巨大的“永固牌”上海产黑铁锁,跨过半米高防水防鼠水泥预制挡板,屋里距后墙上一米处,一字摆放三台变压器:三相变压器、油浸变压器和电源变压器,嗡嗡作响,上面电流表、电压表指针,左右摇摆;门背后左右两侧挂满了电表:电子式和机械式。
     检查无误后,又转向屋后十米处配电变压器,这是4米高的800千伏的老式变压器,进出变压器的黑色的紫铜电缆线,已经被人剪断,外壳正在拆卸,想盗取紫铜漆包线偷卖,当时市场收购价是88元每斤,偷运出境,可达到150元每斤,梁上君子想尽一切办法,拆卸盗铜,防不胜防!
    说时迟那时快,老爸不假思索,迅速拿出脚扣铁蹬鞋,像是蜘蛛侠一般飞檐走壁,爬上了水泥杆顶部,带电操作、检修电路。
     光柱照在变压器上、照在老爸的胸前,我心里暗暗地捏了一把汗,也不敢提醒他一句:“老爸注意安全,这是带电操作!”
    不一会接好了断头,山村里亮起了耀眼的灯光,明如白昼;雨也停了,月亮钻出了云层,露出了圆圆的笑脸。
     回到家里已经快到夜晚九点了,心里好像十五只吊桶打水,七上八下;好好地一顿中秋晚餐,被那个毒蛇、女鬼给搅黄了,暗中发誓,等我捉住这两个害人精,非得“扒皮抽筋不可”。
    我们边吃边聊,心里还有诸多疑惑不解。爸爸说:“防蛇的最好办法是用雄黄粉配些薄荷、樟脑、侧柏叶等,这叫做:蛇见怕;那个白衣女鬼,分明是盗贼装扮地,携带液压钳断线,想偷卖漆包线。我明天就去报案,采取安全措施”
     后来固然应验,在国庆期间,白衣女鬼用同样手法,到凤凰山作案,被夜巡的治安队,抓个正着,摘下假发面具 ,一个光头秃顶、面带疤痕的30多岁男性盗窃犯,被拷上了警车。
   第三节:胆囊切除
   16岁那年,初中刚毕业,青春叛逆。爸爸坚持让我继续读书,万一考不取大学,就到技校里考个《电工证》 ,将来回乡接班。
   我与老爸争吵几次,便离家出走,闯荡江湖;迷恋于网吧游戏,寄居在废品收购,近乎乞丐。
   爸爸知道后,三天三夜未合眼,到处寻找;急火攻心、胃口纳差、消化不良,终于住进了五强溪镇卫生院。
   影像科的X片、二位彩超,彩色多普勒图像,诊断出父亲患的是:胆囊结石并发肿瘤。如不尽快手术,将会化脓感染甚至癌变。
   “县医院可以做剖腹保胆取石术,预计费用总额8000元足够”肝胆科的主治医师说。
父亲捉襟见肘,这八千元等于要他的老命,“医之好治不病之人以为功”,老爸将信将疑,甚至认为:医师推销他去做手术,好拿提成。听口音又不像“莆田系。
他犹豫了再三,吊了三次盐水,还是回家了。
  
    2010年春天,老爸的老毛病愈加严重,家里的药愈买愈多:利胆排石片、金钱草胶囊、APC去痛片、扶正消瘤散、祛瘤丸等,一罗一筐满满都是;老妈也患上了胆结石,身体每愈况下。
   本人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,家徒四壁、三无人员,普工月工资不到2000元,标准的“月光族”。我有什么勇气去追“宁在宝马里哭,不在单车上笑”的90后?
   四月四日凌晨四点,也就是清明节的前一天鸡叫三遍的时候,算命的说是寅时三刻,传说是:白虎值更、五鬼拨乱、黑白无常索魂返回阴间的时刻;也是祖上先人魂灵,回家转悠,索要纸钱元宝之类的鬼节用品,常常会给活人带来疾病灾难。因此要提前烧纸送钱,好逢凶化吉、遇难呈祥!
   是无巧不成书,还是疑心能生鬼?头天晚上阴雨绵绵,我准备天亮早起,在太阳未升起之前,给祖先烧纸化钱、鬼国冥币、金箔银锭,完事后再去踏青旅游。
   这时父亲就像中了邪一样:上吐下泻、高烧晕厥、胡言乱语、不省人事;掐人中、针合谷、揉劳宫、灸百会,我把简单的急救常识都用上了,还是无济于事,只好拨打120救护车,直接送沅陵县人民医院急救室......
   B超和螺旋CT检查,靶向目标直指“胆囊肿瘤”,鸡蛋一般的胆囊被肿瘤充满,涨大到拳头大小,胆汁无法储存,还会恶化癌变,要么保胆去瘤、要么胆囊摘除,县院的专家说得很明确,只等病人家属签字了。还有好消息,医院新开设腹腔镜微创手术,切口小,痛苦也小,是显微外科手术的重大进步。
   “爸!家里有五千块钱,我们再借一万块钱,就可以把手术做了,你就别再心疼钱了,保命要紧!”我坐在病床边央求老爸!
   “不行呀本庭!今年你要结婚找对象,过两年还要翻盖楼房,你妈还体弱多病,手术花光了钱不说,谁能保证我再多活两年呢?”
老父的 固执己见,就是食古不化,几头水牛也拉不回来,保守治疗不到五天,就回家休养了。
   当年,我娶了媳妇,次年生了儿子,又过了5年翻盖了楼房,这一切都是他老人家精打细算的结果。
   我这“月光族”在广州打工,春节放年假才回家看望老爸:他瘦得不成样子,烟酒早就戒掉了,肝胆区疼痛的时候,就用橡胶锤抵住部位,再口服两片去痛片,稍为缓解一下,坐在藤椅上,就像一幅“焦裕禄在兰考”的油画,与病魔作斗争,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......
   2017620日,父亲的身体再度恶化,胆囊癌急剧扩散,先由桃源县人民医院采取紧急保命措施,切除胆囊,除去这个埋藏在体内的“定时炸弹”,还要转院到湖南省人民医院,对肝脾胃等消化系统全面放疗化疗,杀死残余的癌细胞......
   这一切都是在老爸昏迷状态下,我自行决定的,由不得他来商量了,手术前后,花去了10万多元,都是我在亲朋好友处化缘拆借而来;我又注册了轻松筹,希望能得到好心人的帮助。
   第四节        :感恩报效
   “这是欠费通知单,请问你是冯仕美的家人吗?”值班护士的问话,打断了我思绪。
   “请你留下姓名电话,方便联系,好吗?”头戴燕尾帽的护士拿出了记录本。
   “我叫冯本庭,是患者的儿子,手机是:13719432470Q471372744,欢迎联系!”我应声道。
这是湖南省人民医院,三甲资质,我父亲的放化疗手术就是在这里进行的,专家要求准备20万,还不包括后续的康复调理;这些天文数字,不敢在父亲面前透露的,防止他老人家,想不开。
   于是安排了护工刘嫂,帮我找看下父亲,我去联系一桩大买卖:就是献血和卖肾!
   听说丹霞生物公司有很多流动采血车,每次献上300cc血液,就可以得到300元的补助,而且只要血浆,剩余的白细胞、红细胞和血小板,又输送回去,每半个月可以献一次,一年就可以赚到7200元,加上妻子的帮助,每年赚到10000元,不是问题。
   又听说上海长征医院可以卖肾,每个肾12万元,我先卖个左肾,就可以凑够老爸的“买命钱”的大部分了;但是割肾的手术费等必须让对方出,万一遇到大老板,还可以多要 20000元的康复营养费。
还有,中山医科大学,需要人体器官捐献,不知道是否可以预付抚恤费2万元,我想办法联系遗体捐献,尽快筹集手术费。
   ......
   “冯生,请问是你要买10片安眠片吗?你老爸给我50元钱,说让我想办法买好睡觉的安定片!”我正在电话亭联系卖肾,突然,护工刘嫂打来询问。
   我吃了一惊,爸爸想轻生,想“安乐死”,他怕拖累我这个“独生子”,想追随夸父而去,化作“青山绿水”、陪伴祖先亡灵......
   我飞奔到爸爸床前,拉住他骨瘦如柴地手,哽咽道:“爸爸呀!你千万不要这样想不开,万一你一走了之,那我和妈妈咋过?是不是也要追随你而去?你不是常说吗:没有翻不过的山,也没有迈不过的坎!这疾病就像魔鬼毒蛇,你已经把它赶跑了,难道你不走阳光道、偏向奈何桥?”
   一席话说得老爸泪流满面,医生护士病友也都来安慰他,绝望的怒潮稍微停息些;我风平浪静地说道:“爸!现在是考验孩儿好机会,我报答不尽父母的养育之恩;很多朋友愿意通过轻松筹链接给你捐款、红会民政也愿意募捐帮扶、医院也同意分期付款、银行也同意办两张信用卡,我们的困难不是在身体上,而是在心里上!”
   我用轮椅推着爸爸,走到阳台上,眺望远处:岳麓山长沙山山山相连,夸父山凤凰山鳞次栉比,没有这山环水绕,哪有这万物向阳......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徐家妙笔于东莞山庄(冯生口述)2017.7.9

     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7-11 18:54:0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
情感小说,真人真事,欢迎阅读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