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尚一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
社区广播台

查看: 1013|回复: 4

清水湖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7-7-6 15:28:5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目平湖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  到汉寿出差,吃过午饭,我说:“下午没事,我们到湿地走一走……”话还没有说完,他们几个异口同声:“要得!要得!”于是,我们便驱车前往西洞庭湿地——目平湖。
车到岩汪湖镇,上大堤,目平湖到了。这是一个秋季晴朗的天气,朵朵白云从我们头上飘过,太阳照在身上,仍觉得有些烦闷。可一上大堤,湖风袭来,一阵清凉,所有的烦闷都没有了。远处,水天相连,一片茫茫。洲、岛、滩,这里一个,那里一个,参差地漂浮在宽广的湖面上,似断若连,似连若断,如龙首,如龙身,如龙尾,在碧波里嬉戏游弋。近处,湖水反射太阳的金光,闪闪闪闪的,十分耀眼。风吹湖面,泛起粼粼细浪,轻轻拍打堤岸,溅起一层层白色的浪花。湖边停泊着好几艘游船。最显眼的自然是那大墩船,通体白色,是一只巨大的天鹅在湖中悠然自得地游荡。鹅背上有几个红色的大字“西洞庭湖湿地”。墩船的外侧还有四只游船:两只大的,两只小的快艇。我们人多,坐大船。
掌舵的是一位六十开外的老头,姓孙,我们叫他孙船长。导游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小姑娘,姓谢,我们叫她谢导。有一位朋友对谢导说:“你们汉寿人读‘睡’,发‘谢’音,‘睡觉’,就是‘谢觉’。请问,今晚我们在哪儿‘谢导’?”小姑娘面对这调皮的问题,不躲不闪,十分镇静,说:“今晚,谢,肯定是要谢的,你谢你的,我谢我的,我们‘井水不犯河水’。”她的回答,幽默而有智慧,恰到好处。
船开动了,谢导也开始了她的工作,她说:
“我们所见的湖,叫目平湖,位于汉寿县境内东部的西洞庭湖湿地,总面积3.568万公顷,2001年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,2005年被命名为‘西洞庭湖国家城市湿地公园’。广阔的湖面上星罗棋布地散布着140个人际罕至的湖洲和湖岛。生长着湿地植物865种、鸟类207种、鱼类114种。
目平湖是沅水和澧水的尾闾,有“水浸皆湖,水落为洲”的沼泽地貌特征。港汊迂回,洲滩突兀,湖外有湖,湖中有岛,渔帆点点,芦叶青青,鱼跃水底,鸥鹭翔飞……”
谢导说话像打机关枪一样,究竟说了些什么,我们都没能听得清楚。但她最后一句话,我们听清楚了。她说,由于季节的关系,河道浅了,不能正常通航,只能改道,我们这一趟到不了“杨幺点将台”,请大家原谅!
我们的运气坏,遇上了这个季节。
这一段水域很宽,前面有一绿洲,面积大约有六七亩地大小。洲上全是杨树,直直的干,茂盛的枝和叶,每颗树上都密密麻麻挂满了鸟巢,鸟巢在风中摆动,如小铃铛似的。草地上一大群鸟,树枝上一大群鸟,天空上一大群鸟,这是一个鸟的世界。有麻雀、大山雀、小云雀、金翅雀、翠鸟等上万只。飞的飞,叫的叫,场面十分热闹。鸟声异常的悦耳,如大型音乐会,独唱、合唱、笛声、琴声、鼓声、吉它声,远近交错,此伏彼起。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多的鸟,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多的鸟巢,从来没有听到过如此欢快繁密的鸟声,壮观的场景,震撼了我。
船驶入一个窄的长的小港。我站在船前,环顾四周:蓝的天,有几朵白云;绿的水,有几只水鸟;左右两岸全是已开花的高高的齐整的芦苇;芦花摇曳,似小姑娘手拿白色的哈达向我们挥舞。我们的船和船上的我们,在这静寂的小港,芦苇丛中,悠然走过,刚才的鸟声似乎离我们很远很远了。
不知走了多远,我们的船停了,我们到了第一站——青纱帐。
当我一脚踏上这被湖水浸湿的泥土时,倍感亲切。我感受到了大地的结实,我嗅到了泥土的芳香,水草的芳香,芦花的芳香。我们这些所谓的城里人,脚踏泥土也成了一种奢望,我们是多么的可怜!
登上观景的楼顶,放眼远眺,几万亩芦苇海似的从地平线的天际处漫衍过来,呈现在我的眼前。白色的是芦花,黄色的是芦叶,青色的是芦杆。洁白的妩媚的曼妙的芦花,如霜如雪,如丝如絮,风情万种。闲静时,有雾的轻盈,弥漫着和暖的气息;微风时,有水的柔情,荡漾着迷人的秋波;大风时,有少年的颠狂,敲着鼓,打着锣,扬着鞭,尽情扭秧歌。此时的我,闭上眼睛,感触到了芦苇荡一幅幅动人的画,听到了芦苇荡一首首欢畅的歌。
从观景楼下来,走到一条长约600米的苇道上。清风徐来,湖面波光闪闪,湖岸芦花颤颤,芦叶在风中沙沙作响。近看芦花,其风韵又是别样。如树立的马尾,飘飘扬扬;又如风姿卓卓的舞女,合着天籁节奏,翩翩起舞。芦花在风中散开,犹如雪花一样,随风而去,或掉入水中,或湮灭于草丛,或贴在我的脸上。
芦花,这白色的孤寂的精灵,在远离世俗的淡泊中,独守一隅,默默无闻。在常人的眼里,芦花并不华美,可它尽享大自然阳光、空气、雨露的恩赐。春天发芽,夏天蓬生,秋天开花,冬天收割,一年一度地演绎着生命的轮回,展示着生命的清高与静寂,生命的闲散与飘逸,生命的壮阔与明美。
我忽然又想到了佚名的《咏芦》诗:
素无怨悔水中生,驻守滩涂不为名。
风歇婷婷标杆直,因风倩曳尽柔情。
大家都沿着大道走,我向芦苇丛中走去,我要到芦苇荡的深处探幽。芦苇密密麻麻不透一丝丝风,有三四米高,我拨开芦苇丛钻了进去,芦叶哗啦啦响动,只迈了十多步,我便被芦苇淹没了,鼓足勇气,依旧向前。走了大约一百米,我停下了脚步,我不敢再向前去,我已辨不清方向,我怕迷失于芦苇荡里,再也出不来了。
看完青纱帐,谢导把我们带到不远的小岛。她说,这个岛很神奇。传说,王母娘娘的侍女,爱上了天兵。她朝思暮想,六神无主,无心做事,被贬下凡,落在这个岛上。天兵知道后,主动下凡,也落在这个岛上,两人终眷属,在目平湖一带繁衍生息。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,知青下放到这里,知青与村姑相爱了,常到这岛上幽会。后来知青返城,有两个月没有音讯。姑娘以为他变心了,便来到这个岛上,用农药,静静地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。原来知青回城后,有很多事情要办,忙不过来,打算过了这段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