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尚一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
社区广播台

查看: 860|回复: 2

相思河系列——《机埠》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7-7-4 15:38:2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本帖最后由 潺凌渔夫 于 2017-7-4 15:39 编辑

     相思河堤下多巴茅,高过人头,夏季巴茅草开花,猩红如帜,秋霜浸染,渐变白色,瑟风呼啸后,飘摇似雪。河滩平坦之处,柳林与杨树交错其间,河滩边和树林里间或有几只白鹭与鸟雀喳喳啼叫,轻轻地划破寂静的天空。平缓的河道中时不时穿梭着几只打渔的渔船,那捕鱼的老渔夫脸上道道刀刻般的皱纹,那青筋暴突的大手,告诉你一个水乡老渔民所具备的坚韧、顽强的性格。傍晚的炊烟,伴随着牛铃的牧归,渲染出一幅和谐美丽的水乡图画。

     相思河下游人烟稀少,虽然偏远,因河道深邃,得水之利,是灌溉两岸农田建设的理想之地,所以这里也是相思河下游唯一的一座水利机埠。机埠房不大,仅仅两间,虽不宽大却颇高,因高而显得通亮。一间为守机埠人住所,另外一间是方圆几里乡民的碾米房与水利机埠房。里面陈设极为简单,一架风车,一台碾米机,还有一台电机,电机上的皮带连着水桶般大的抽水泵。
守机埠的是一对外地夫妻,他们的来历多少年来也没人问起,两夫妻自己也从不说明,或许在遥远的故乡,曾经有伤心的旧事流淌……。男的有一只眼睛瞎了,女的有点驼背,俺当年所见,二人皆已头发花白,苍老得可怜。据说二人是逃荒到相思河的,乡亲们见他们可怜,正好机埠无人管理,就留下他们看守机埠。

     无人碾米时,男的便在机埠下的河滩处,慢慢地挖出三五分地,秋季,托人从相思河镇上买回几包罗卜籽、白菜籽、大蒜啥的种上。春夏,种些瓜豆什么的填补生活的空缺。有些日子风和日丽,男人便坐在门前,呆呆地看着相思河的流水,看着天上的云起云落,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。那女人蛮勤快的,两间破房子被她收拾得干干净净,一天到晚忙这忙那,一刻也不闲着。每每有人来碾米,男人麻利地将稻谷均匀地装上碾米机谷斗,合上电闸,那白花花的大米就流进了圆圆的箩筐。他为人极其平和,与谁都合得来,当地的老人都喜欢与他扯闲,小孩子更喜欢听他讲故事。人们渐渐地熟悉他,他也渐渐地熟悉着当地的每一户人家,他碾米一概不讲价,随你给,村里有几户家境不好的来碾米,从来分文不取。

     夫妻二人有一女,听说是他们在路边捡的,正好二人膝下无子嗣,两人如获至宝,便心肝宝贝起来。女人无奶水,男人便背着孩子去附近讨奶吃,相思河的妇女心善,见孩子可怜,常常把大奶子从自家孩子嘴里抽出来,心痛地塞进女娃的嘴里。上堤下坡,男人每天来回奔波几里,这女娃便喝百家奶,吃百家饭长大。身材如杨柳,脸庞似荷花,性情开朗,很讨人喜欢。也读些书,机埠离村小五六里,每日上学前,女人早早起床煮饭,用铝盒装上一盒做中饭,男人把女儿送到村小的大门边,放学时再来接一趟,每日送接,数年如此。

     女娃聪慧,善解人意,成绩也很好。转眼小学毕业,考取了中学,碾米为生的父母却再也无力盘送了。女娃辍学回家,每日看那淙淙汨流的相思河水,清幽得让人心烦。两老见女儿渐渐长大,心里做了盘算,待寻得附近忠厚青年,殷实人家,便将女儿嫁了,有人依靠,平平安安过日子。附近青年,读书与女娃上下年级,无不知其美貌善良,便常常以碾米之名,到女娃家去看她,用心全是在那女娃身上。而这女娃与诸位青年谈天依然,却从不对彼此动心,或许是太熟悉的原故。看到这许多俊俏后生们的举动,老头既喜且忧,喜的是好些本分而又聪明的青年,忧的是自己女儿无动于衷。终于有一年春天,这水灵灵的女娃跟一个四川瓦匠走了,从此再也不见音讯。老两口怨天尤人皆无济于事,凡来碾米之人都好言相劝,两人只好认命。

     又过数年,老夫妻俩先后撒手西去,村民闻讯,请来三五个道士,做了简单的一场法事,就将其埋在机埠下面的河滩边。在其遗物里,有一箱线装本的书籍,方知其是个读书人,几十年来,不喜张扬,落地生根,孤独至死,令人感叹!机埠终于破败在风雨之中。相思河有渔人偶然见到两人的坟头曾有一穿红衣服的女娃,在烧香叩头……。


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7-7-4 23:07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
相思河的故事多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7-7-6 09:14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
9999.gif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